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灰飞烟灭 作者:步飞烟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内容简介】
 
我又做梦了,梦到自己未到这个城市之前的生活,梦到那时见过的人,做过的事.浮生若梦,恍如隔世.以前听老师讲过"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故事,到底是庄生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生,是谁活在谁的生命中?有时我也会分不清到底过去是梦,还是现在是梦.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最后还不是都要灰飞烟灭......
 
荼蘼花开,夏天已过,我们的故事无论有没有结局,都要结束...... 
 
 
  楔子
 
  这里是最顶楼,也是整个城市最高的地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便喜欢站在落地窗前俯视这个城市夜晚的城市不复白日的喧嚣,却依然繁华美丽,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我喜欢这繁华,它可以让一切的残忍都带着一层温情的面纱,像一个迷人的梦让人沉溺其中,我喜欢这样沉溺着,沉溺在梦中不要清醒一双强健的手臂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我,不必回头,我也知道来人是谁"在想什么?""想要天上的星星""好,我派人给你摘下来"我回头微笑看他,他扼住我略尖的下巴吻我,手很温柔,吻却很重,重到我无法呼吸,直到嘴里有了腥甜的味道. 我笑着用手指摸摸被他蹂躏过的嘴唇,果然,又见血了"你每次都用咬的,我又好几天不能好好吃饭"他低低的笑,"喜欢这里吗?""还好,这里的夜景很美""这栋大厦我已经买下了,以后你随时可以来看"虽然早知道他很富有,但还是有些吃惊."好大手笔,不怕树大招风?""那又如何?每个地方都有两种游戏规则,在这里我就是暗夜的帝王.和我在一起,我要你有一种可以俯视一切的感觉."他轻吻着我锁骨,仿佛那是一道人间美味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抱着我的男人权势大如天,可是喜欢俯视一切的人是他而不是我.我只是喜欢从高处看着这个城市,看着这个外表光鲜亮丽,底下早已肮脏不堪的城市.所有的繁华不过是场梦,让这个城市可以带着微笑去迎接"死亡"而我早已明白,梦可以让我沉迷,却永远无法让我忘记"不怕我从这里跳下去?"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知道……自己在找死果然,看到他暴怒的眼,前一刻还温柔的手此时正狠狠扣住我的脖子,我的后背抵上了冰冷的玻璃,刚才还温情的画面马上变得嗜血而暴力.我觉得呼吸困难,却不为性命担忧.我知道,他不会让我死他慢慢的松开了手,我靠在落地窗那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为什么总是要自讨苦吃?"黑暗中的他看不见表情,声音却是压抑的颤抖我虚弱的笑着"何必呢?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这一点谁都不会忘记,你又何必要为这场强取豪夺带上一层情谊绵绵的面纱.怕我难过吗?真怕当初就不会强要我.怕伤到我的自尊?身体都不属于自己的人要自尊做什么?自尊是奢侈品,早被我化成了土,碾成了泥."是吗?只是交易?那么如你所愿"他的声音已冷的像冰我知道,这一夜会很漫长,很黑暗……
  不过,无所谓了.身体会痛,心却不会我又做梦了,梦到自己未到这个城市之前的生活,梦到那时见过的人,做过的事.浮生若梦,恍如隔世.以前听老师讲过"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故事,到底是庄生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生,是谁活在谁的生命中?有时我也会分不清到底过去是梦,还是现在是梦.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最后还不是都要灰飞烟灭……
 
  前生(一)
 
  我的名字叫步飞烟,姓步的已经很少见,叫飞烟的现代人恐怕只有我一人了吧.
  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从小就不喜欢,它总让我想起一个成语;灰飞烟灭
  曾经问过那个我称之为父亲的人,为什么要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他说是我那从没见过面的爷爷起的,他觉得很好听,于是就叫了.
  我晕,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他们觉得好玩,我却从小就被人笑,可是为人子女我又能说什么?就象我不能阻止他们两个离婚那样,我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那时候也不怎么伤心,几乎没什么感觉,只是之后几天几夜没睡觉,是因为伤心吗?我不觉得,我哪有心啊?
  我从小就没心没肺,这是我老妈给我的评价,别人家的孩子总爱抱着大人的腿撒娇.我却只喜欢站在角落里冷冷的看着,大人有时想过来和我亲近一下,我还总往边上稍,就没见过这么不招人待见的孩子.
  其实,老妈不说我也知道,我从小就不招人喜欢.撒娇我也想啊,多好啊,让大人摸摸头像摸小狗似的,再赏点好吃的,外带赞一句"真乖",我老爸老妈也有面子啊,看他们闺女多招人稀罕.可我就是做不出来
  也许我天生就是个倔种,注定了要一辈子吃苦头.
  上小学就不用说了,那叫一个苦.班任压根就没拿正眼瞅过我.不过也难怪她,谁会喜欢一个整天脏兮兮,不会来事,又总和男生打架的女孩.没把我从班级扔出去就已经是她做为一个教师的最大极限了.
  我也不想和那些臭男生打架,都是我的名字闹的.我那没着过面的爷爷啊,你害人不浅!
  和我打架频率最高的要数我的同桌-辛斌,我的死党给我统计过,平均一天三次,都赶上吃饭了.
  "你可够猛的啊"死党冲我嘿嘿一笑,我白眼一翻"谁叫他招我"
  辛斌可是他妈的命根子,据说家里条件也不错,要什么给什么.名字也是找什么大师之类的,反正是专业人士取的.听说为这么个破名花了好几千呢,斌字取文武双全之义,他家里人是希望他允文允武.
  我呸,就他还文武双全,考试竟不及格,就一次得了60分,还是偷瞄我的.懒得跟他计较.
  就这样打打闹闹过去四年,上五年级的时候分班,把我们俩分开了.我美的跟什么似的,终于结束了四年的噩梦.想想过去的四年真是有血有泪啊.
  分班那天,老师哭了,同学哭了,可我没哭.分班而已,又不是见不着了,哭个什么劲啊!看辛斌那小子哭得跟兔子似的,我直想乐.
  还没乐出来,就被我们班任瞪回去了.我这孩子,还真是不招人待见.
  "步飞烟",辛斌那小子过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真恶心.
  "干嘛"我皮笑R_OU_不笑,心想临了还想干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