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君子一诺+番外 作者:皎皎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内容简介:
 
  故事的开端,皆因一个来不及的承诺。初恋的离开,彻底改变了苏措。原以为无法再爱,命运却安排她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热切而温暖的大学生活,张扬洒脱的青春,不期而遇的爱情也悄然来临。英俊睿智的陈子嘉,冷静平和的许一昊,关心体贴的邵炜,谁有可能走进她苍凉的心?过往不能违背的承诺,前方触手可及的爱情,看苏措何去何从?
  走过了最初的痛苦,苏措也逐渐接受了那个默默关注自己,等待自己的男人。陈子嘉用了七年的等待,换来了心中的至爱。也许江为止会一直留在苏措的心中,但苏措和子嘉都明白自己深爱彼此。而许一昊和李文薇,苏智和应晨,也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或许总有遗憾,但未来依旧美好。
 
 
编辑推荐:
 
  如果说花儿盛开都弥漫着甜蜜的香味,那么绽放着青春的故事几乎都洋洋散着爱情的迷离。只许以爱情,如果你这么想,那么你便错了。
  皎皎可算得是个妙人,造出苏措这个妙人儿来。余的五光十色才高八斗的红男绿女放到她的旁边,便是黯了色。她很努力,无关虚华,无关爱情。最起码皎皎让你满满看在眼里的,不是爱情,不是帅哥,而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无关苏措最初的情由,无关等待是否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也无关空洞的旖旎,她的一脚一步踏踏实实在地上踩出一串印记来。
  人生不仅止于童话般的恋爱,生命是一个过程。看着这看似寻常地生活缓缓自眼前流过,她的经历她的成长她的努力,不禁让人跌足叹道,原来积极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是硬道理。故事里如是,故事外亦如是。人生就像一场木奉球比赛,坚持到底就是胜利。那么我们的苏措,坚持着精神她能走到怎样的高度?让我们拭目以待。
 
 
 
正文:
 
 
第一章 初遇(1)
 
  苏措初见陈子嘉的那天,也是她独自来到华大报到的第一天。
 
  夏末秋初的天气依然犹如流火,她守着一堆行李,在那棵完全不能遮住阳光的树下左等右等,半小时过去,该等的人还迟迟不到。哪怕她脾气再好,此时也气得险些捏碎手机。
 
  在她即将被热晕时,久等的人终于一路小跑而至,三丈之外就开始叫:“阿措,阿措!”
 
  苏措投给来人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苏智,原来你还记得我啊。”说完还不解气,琢磨着不客气地讽刺两句却被苏智身边的另一个男生吸引了目光,脸上的表情顿时缓和下来,眉目舒展,嘴角一弯,带出了动人的笑脸。
 
  看到苏措转移视线,苏智暗喜,马上熟络地介绍:“阿措,这位是我同学兼室友,陈子嘉;这位是我的妹妹,苏措。”
 
  陪在一旁的陈子嘉露出完美的微笑,欠了欠身,彬彬有礼地开口:“苏措?久仰,你哥哥总是说起你。”苏措用了一点时间仔细地看他,不动声色地倒吸一口凉气。这时,她才知道世界上的确有人生了一副英俊得可以称作惊艳的容貌。完全不是她曾见惯的那种书卷气很浓的年轻男孩。面前的这位是真正的英俊,个子很高,比苏智还要高一点,五官轮廓分明,眼睛湛然,极其有神,举动无不彬彬有礼。他身上藏着某种罕见的,不可言说的气质。到底是什么气质?她一时想不明白,于是放弃这个想法,握住他的手,热情地叫了声“师兄你好”。
 
  如此充满感情的叫法把一旁的苏智刺激得只剩半口气,他刻意地咳嗽两声,翻个白眼提示妹妹自己还活着,不要太重色轻兄。
 
  苏措哪里理他,对陈子嘉客气地道谢:“谢谢你来接我。”
 
  苏措面向阳光,大而透亮的眼睛,乌黑的眼珠,转眸时光泽湍湍流淌。多久没看到这样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陈子嘉一时想得有些远,片刻后才想起自己尚未回答她的话。他笑笑,慢慢扬起一道眉毛,说道:“不用客气,苏措。”
 
  苏智不服气地怪叫起来:“苏措你太气人了!从小到大你叫了我几声哥哥?现在却对刚刚见面的人叫得这么亲热。”
 
  不提还好,一提苏措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大了几分:“苏智,我还没说你呢,怎么迟到这么久才来?我在太阳下等了你足足一个小时!还有,这些行李你以为都是我的?一半都是你的!”
 
  “对不起,”陈子嘉看了看辞穷得只得在一旁内疚的苏智,微笑着跟苏措解释,“路上堵车堵得厉害,而且苏智的手机没电,我的手机临时又坏了,一时没法通知你,让你久等,真是对不起。”
 
  在这样的帅哥面前,苏措自然得顾及形象,好脾气地接受了这种说法,站在陈子嘉身边投给哥哥一个“我大人大量,这次就不跟你计较”的略含怜悯的居高临下的目光作为回应。
 
  苏智暗自在心里窃笑:幸好叫上了陈子嘉和自己一道来火车站接这个宝贝妹妹,不然以苏措的脾气,他迟到一个小时这种罪过估计能被她打入地狱永不超生。
 
  苏智这个暑假有事没有回家,算来,也有大半年没有见到妹妹。他上下打量苏措,心痛地开始感慨:“阿措,你怎么瘦得跟豆芽一样?脸都尖了。我知道高三辛苦,可是你也不至于瘦成这样啊。再说高考结束也有两三个月了,你还这样瘦,好像风都可以吹倒。你究竟怎么搞的,难道爹妈没给你吃的?”
 
  苏措一怔,表情不明地笑着扭头。一转头看到陈子嘉拦引着一辆出租车朝这边过来,她吁出一口气,“出租车来了,咱们上车吧。热死我了。”
 
  三个人顶着太阳搬行李,苏智忽然停下,皱眉看着低头把行李一件件搬到出租车上的苏措,问:“阿措,你的围棋有没有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