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土味总裁 作者:Your唯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打脸 随身空间 都市异闻
文案
内容大概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土味总裁,在他试图突破自我、时髦开拓娱乐圈事业时,被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今天破产,明天失踪,吓得他手一抖把boss干掉了。
全世界都逼着他搞事,其实他只想搞对象。
还真让他搞上了,事和对象都搞上了。
阅前小贴士:
☆双向暗恋,HE,每天八点更新
☆纪洵阳的滤镜厚
☆表面看似土暴、内心满是槽点、土切黑受纪洵阳x表面看似渣渣、内心苦逼兮兮、黑切白攻岱樾
☆纪总他很好看,前期是造型(和心态)的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洵阳,岱樾(Derek) ┃ 配角:褚玉洲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我成功地躲避掉了在四月一日被人愚弄的命运,我整天都没有登录私人社交平台,并且在房间里面睡了一整天。
你知道什么是最悲哀的事情吗?
最悲哀的是我四月二日打开手机登录私人社交平台,发现昨天并没有人试图愚弄我,甚至根本没有人找过我。
我对这个世界如此不重要吗?
不,我对这个世界很重要,至少对我专栏的一百万读者很重要,虽然他们不知道我是谁,甚至以为我是一个女人。虽然我不知道是否真有一百万读者,但报社坚称他们的日报有一百万读者。
我觉得他们夸大其词,因为他们的报纸定位是给大学生看的。现在的大学生难道还认识字?
Derek说:“那肯定认识,不然很容易走错地方的。”
我觉得他们不会在意走错路的问题,无论旱路水路,有路走就很不错了。
Derek说:“你还是谈个恋爱吧,我怕你憋疯,你越来越不正常了,不但装女人去日报上面开专栏和大学生争论恋爱问题,还疯狂地仇视年轻人。”
我没有装女人。
Derek说:“没有男人会取笔名叫昭君。”
他这么武断,所以他很难升职。我就取笔名叫昭君,我就是一个男人。
Derek说:“我修正一下我的说法,除了你之外,没有男人会取笔名叫昭君。”
他这么武断,会很难升职的,因为我是他的老板,我决定他能不能升职,看起来他是不可能升职了。
我平静地看着Derek,直到他将文件放在我的面前,说:“那些都无所谓,纪总你在飞机上把这几份合同看完,比较急。”
然而我今天的专栏还没有写完。
Derek说:“我相信你,你能行的,纪总。”
我讨厌他,更讨厌这句话。
“你能行的”对我而言是一句魔咒,从我抓周到我读书到我工作。
我抓周的安排根本不合理,他们在我的身边放满了办公用品和金银财宝。我不奢望我的家人给我放一些娱乐用品,至少他们当时给我留一点计生用品都好过逼着一个一岁的娃娃抓公司的章子。
读书年代我也不知道青春快乐是什么,我每天都在读书,读书,上补习班,读书,读书,参加青少年模拟金融峰会,读书,读书。后来我看电影才知道原来大家的青春时代不但要谈复杂的多角恋爱,甚至连胎都要堕,我就不好意思抱怨自己过得辛苦了,毕竟堕胎感觉痛痛的。
毕完业我就到家里的公司上班了,工作到现在。
我并不是九代单传,加上堂亲,我上有三个姐姐三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逢年过节家中济济一堂,热闹非凡,老慈幼孝,和睦友爱。
但我们村里德高望重的十三公算出来说我八字最好,所以长辈对我寄予了殷切的希望。
我们家的企业居然蒸蒸日上还没垮掉真的是一个奇迹了。
我看合同的时候,Derek坐在一边汇报收购娱乐公司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情在我家族内部是有争议的,老一辈的人认为做娱乐公司不是正经事,娱乐圈也没有正经人,年轻一代则认为虽然娱乐圈没有正经人,但做娱乐公司是正经事。
他们吵了一个月,最后分组锤子剪刀布决定输赢。
我们家的企业居然蒸蒸日上还没垮掉真是多亏了我。
Derek说:“细节问题谈得差不多了,其他部门都没问题,照你所说,高层基本没有变动,也都谈得很好,待遇——”
我的专栏还没有写,所以我赶时间,不得不阻止他把我自己一个月前亲自做的部署复述一遍:“这些我都知道,你直接跳到‘但是’部分。”
Derek不满地说:“你这样很难谈到恋爱的。”
我警告他:“你这样很难拿到工资。”
这是一个礼乐崩坏的时代,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是一个每月二万八就能腐坏英雄好汉的时代,Derek立刻跳到正题:“但是,艺人那边有问题。我们之所以选择L.d娱乐是看中了赵选文和祁明珠一王一后,但他俩要求重新签合约,否则就解约。当初他俩和L.d的合约上面注明过,如果公司所属权发生变动,他俩有权解约。如果我们和他俩重新签约,他俩提出的条件过于苛刻,不但签约金过高,并且还不是全约,……”
第一,不是“我们”,是我,我半个月不眠不休研究数不清的资料,最终选择了L.d娱乐。
第二,刚才走过去的空少颜好正条好顺。
第三,我要好好地想一下怎么在专栏上面怼那个笔名叫白狗的大学生。他,或者她,把我的专栏从A版挤到了B版,并且明目张胆地在文章里面嘲讽我的观点,并且得出了我没有过感情生活甚至姓生活的观点。人,是会因为说出了真相而遭到恨意的。
第四,我想潜刚才走过去的那个空少。
第五,我把第四打字在手机上,递给Derek看。
Derek停下了他的口若悬河,沉默了两秒钟,问:“你确定吗?”
我坚定地说:“确定。”
Derek又沉默了两秒钟:“你确定约完不会临时反悔让我顶替你去吗?纪总,这已经是第三十回了,每次我都很尴尬的。纪总,我有一个更好的提议,你不如认真找个对象吧,其实现在这年代很开放了,我听说过同姓相亲。”
我只好换话题:“赵选文和祁明珠虽然是荧幕情侣,但一定会有利益冲突,据我所知,他俩在十七年前刚出道时传过绯闻,绯闻无疾而终,祁明珠此后一直插足富豪婚姻,赵选文则再没有任何绯闻,这是反常的。你往这方面查,然后挑起他俩矛盾,让他俩合作不下去。谁先正常换约,谁演开年大戏,剧本量身定制,全公司艺人都会串场。同时放出风去,说公司有意往电影方面发展,会从内部选人捧,但电影部还在筹划中,所以没正式宣布。”
Derek点点头。
我不能相亲,因为我不喜欢女人,但我全家都以为我喜欢女人,如果我告诉他们我喜欢男人,他们会以为我开玩笑,如果我坚定地告诉他们我喜欢男人,他们会集体跳海,死谏。
打发走Derek,我开始写专栏。
本期专栏的读者来信是:我已经十九岁了,却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我好害怕自己会孤独终身,我该怎么办?
三十二岁的我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知道怎么办,我就不会闲到在这个根本不知道有几个读者的报纸上面写专栏了。
没有人追过我,一个也没有,连想骗我钱的都没有,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很低调,防止被讹诈或者绑票。工作后也没有,因为有传言我很抠门,抠门到对自己都很吝啬。我不是,我没有,我的衣服都很贵,当然它们也很丑。错的不是我,是卖这些衣服的土匪店,他们不去直接抢劫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不如绿林好汉讲道义。
我有审美的,我很清楚这些衣服很丑,但我不得不穿,因为在我的大家庭里,除了我和我二姐三哥之外,其他人的审美都停留在上世纪或者跨越到下世纪。而我二姐和三哥七年前携手出柜,以至于我全家集体认为审美和取向有着微妙的联系。又及,我全家认为他俩的审美和他俩的取向一样不正常。
这就是我聘请Derek的原因。因为一些原因,全世界只有Derek一个人知道我的取向,我可以借他的护肤品全套以及香水,然后告诉我家人是因为他喷太多香水沾到我身上了。
但是这样的行为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我发现这是没有意义的,再多的香水也掩盖不了我直破天际的整体造型。没有人愿意耐心地剥开我的运动秋裤看到我白皙的笔直的光滑的腿。
刮腿毛是我此生做过最刺激的事情了,为此我的衣柜里面只有长裤,并且谎称自己有泳池恐慌症以及洁癖,不能泡公共温泉。大家都说我是一个难以接近的冷酷的人,其实不是,我想和男人热情地疯狂地泡温泉。
我平静地写专栏:
(前略)外貌很重要,首先清理你的衣柜,然后清理你的毛孔(后略)
当我写完的时候,飞机也落地了。Derek在忙碌着收拾东西,我起身跟着那个空少下飞机,在心中淡淡地安慰自己这并不可惜,我即将去一家娱乐公司,我可以潜到比他更帅的。
Derek在身后追上来,拿着手机对我小声说:“不可惜,刚查到他社交平台,是个零。”
我可能单身太久了,觉得零也不错。但是接过手机翻看空少的照片,觉得他的男友更合我的口味。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一个发照片都不能给自己美颜、只能故意选择从下往上拍脸的可怜虫。
我不管,我一定要做出一点改变。
Derek滑着行李箱的时候,我用手机打字告诉他我的决心。
他很敷衍地说:“哦哦,好。”
我说:“这次我下定了决心。”
Derek问:“你想怎么做?不怕被家里人知道吗?万一对方说出去了呢?”
这种羞死人的话题我一般都是用手机打字给他看:照原计划,关灯行事。
Derek:“哦。纪总你知道我在外面的名声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吗?”
是我的错,所以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Derek说:“外面说我少颗蛋,所以每次约人都要关灯,很身残志坚了,也很神经病了,因为每次我在黑暗里观察完就把灯打开跟人斗地主。纪总,我也要做人的。”
我低头给他转账。
Derek阻止我:“不是钱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
显然不予考虑。我把转账的数目乘以了三,聊表歉意。
Derek:“唉。”
我俩交流间已经走了出来,突然就被一捧花顶到眼前,吓了我一跳。
Derek赶紧伸手去挡住花,却又惊讶地说:“你是——褚玉洲吧?”扭头跟我介绍,“纪总,他是公司签的新人,叫褚玉洲。”
这新人抱着花朝我绽放出热情的英俊的笑容:“纪总,我叫褚玉洲,你叫我玉洲就好。听说你今天来,我特意跟司机一起来接你,我早好几年就知道你了,你特厉害,……”
说老实话,我没太想听他那一长串废话,我在思考如何吃窝边草,并且很急着想吃。于是我匆匆地朝前继续走,避开这新人的视线,低头在手机上面打字给Derek看:就他了。
Derek回头又看了一眼围栏后的那新人,低声和我说:“一般吧,你先别这么快下决定,以后要和娱乐圈打交道,他这长相的不稀奇,你别这么没见过世面。”
我低头打字:一夜情而已,以后见到别的再换。
Derek低声说:“你正常点。”
我很正常,当我决定进军娱乐业之后,我不但深入研究了许多娱乐论坛,还看了一百本娱乐圈小说,小说当然不一定全是事实,但至少艺术来源于生活,反映一定的现实。现实告诉我,在娱乐圈里混乱的复杂的关系是正常的,说不定约两桌麻将八个人两两都配过对,甚至四四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