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救赎 作者:朽木刁也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强强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文案:
生命不过是一场幻觉,而你是我的光 ——by孟舒
唯一疼爱自己的外婆去世后,沈易的抑郁症加重,日日夜夜,都想自杀。
就在他意志接近崩溃时,他无意点开了一个直播节目,里头的那个男生,就像是一道光。
高颜值美食控的顾亿恒是个吃货,经常在直播平台直播吃饭。
他的邻居是个奇怪的人,可不知为何,他却被这个人吸引,很想更加了解他。
然后有一天,他敲开了邻居家的门……
遇见顾亿恒之前,沈易的世界只有漫无边际的黑色。
遇见顾亿恒之后,沈易的世界渐渐出现了光亮与色彩。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努力自我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
注:此文温馨,无虐!
cp:顾亿恒x沈易。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易 ┃ 配角:顾亿恒 ┃ 其它:抑郁症,光,温馨,甜文。
第01章 
  “外婆——”
  大喊一声,沈易猛地从梦中惊醒,他的眼睛睁的很大,手臂和身体还6在轻微的颤抖着。
  梦里,老人微笑着跟他说再见后,就消失不见了,任他怎么挽留,都只剩下一片黑暗。
  黑暗,开始疯狂地侵袭他,要将他拽入可怕的深渊。
  从床上坐起,沈易拧开床头灯,抓过放在床边的药物,配着杯子里的冷水喝下,之后他就用双手环抱着自己,又把自3己的脑袋埋进膝盖里,静静地坐着。
  他的左手手腕上,有几条清晰可见的扭曲难看的疤痕,那是割腕留下的刀疤,虽然已经有些淡化,但是还是十分明显,弯弯曲曲,盘踞在手腕上。
  沈易是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曾经自杀未遂,在自杀4被救起来后,他答应了唯一疼他的外婆会努力活下去。
  所以他现在即便觉得身处地狱,但还是活着,就像行尸走肉。
  每天每天,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日复一日,痛苦到麻木。
  床头的闹钟显示了时间,这会儿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可房间里还是非常暗,只有一点床头灯的光,那是因为沈易把窗帘全部3拉了起来,而窗帘十分厚重,一点光都透不进来。
  沈易不喜欢阳光,所以很少拉开房间的窗帘。
  此时的房间安静无比,静的能听见沈易轻而缓的呼吸声,他就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就像一座雕像一样,直到床头的闹钟突然‘滴滴滴’地响起来,他才缓缓动了一下,又抬起6头,但在这之后,他又怔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下了床。
  他的动作并不怎么利索,像是一台老旧的时钟,很缓很慢,磨蹭了许久,才将外套从衣架拿下来穿好,然后走到不远处的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他的书桌上很干净,只有一台电脑,再没其他,空空荡荡的。
  电脑开机很快,不过十几秒,就到了主页面,左下角的时间,显示的是上午11:40。
  沈易习惯地点开了一个直播平台,又习惯地点开了一个房间。
  直播间里,准备直播的‘吃货顾先生’早已经准备好了,他面前的桌8子摆了满满一桌的美食,有甜点,有正餐,特别丰盛。
  “吃货顾先生”扬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跟大家打了招呼,声音活力十足,“嗨,各位大小宝贝们,中午好呀,我今天中午准备的美食有香辣虾,红烧小排骨,可乐鸡翅,菠萝咕噜肉,还有我最最6最爱的抹茶蛋糕,直播十分钟后开始哦,要准备饭菜跟我一起吃的赶快准备,否则一会儿看饿了不怪我哟,么么啾~”
  电脑里的声音落下,沈易就从座位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没过一会儿,就拿了一碗的稀饭重新进来,他把碗放在电脑前后,又继续安安静静地等待直播开始。
  沈易有厌食症,在发现“吃货顾先生”的直播前,他几乎是吃什么就吐什么,0只有让自己饿到极致,才能勉强吃下一点东西,已经到了需要打营养针来保持身体机能的地步。
  直到三年前,他无意间看见了“吃货顾先生”在直播吃饭,可能是缘分,每每看对方吃饭,他就会有吃东西的欲望,在后来尝试一次和顾先生一起吃后,他发现自己吃下去也不会吐出来,就每天都准时守在平台间,和对方一起吃饭。
  只是他吃的依旧不多,最多只是一碗的稀饭。
  中午十二点,“吃货顾先生”的直播吃午饭准时开始。
  沈易也拿起碗和汤匙,一点一点把稀饭放进嘴巴里,他吃的很慢,很慢,和屏幕里吃的极香的顾先生相4比,他就只是为了活而吃而已,没有丝毫享受。
  “吃货顾先生”是个有颜值,姓格也非常好的男生,阳光且活力,像是一颗小太阳,尽管他只是直播吃饭而已,但是他在直播平台,仍是火的不得了,只要他开始直播,直播间的人数往往都会爆,礼物之类也收到手软,让不少同为主播的羡慕嫉妒恨。
  顾先生吃饭的时候,也不忘和大家说话,他的嘴巴包了一块咕噜肉,含糊不清道:“大小宝贝们,怎么样,有没有饿坏了啊?今天的午餐真的超级好吃,可惜你们都吃不到,只能看着我吃哟,哈哈哈,羡不羡慕,嫉不嫉妒?!”
  顾先生的话落,直播间上飞过一排齐刷刷的弹幕,与此同时,他刚好吞下了嘴里的肉,笑的更欢乐了。
  似乎是被那爽朗的笑声吸引,有一刹那的时间,沈易也有些想一起笑。
  确实,这么阳光的一个人,总是会令人向往无比的吧。
  不像自己,活得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没有丝毫生气。
  顾先生的直播吃饭,在12:30分的时候,就准时结束了,而沈易的一碗稀饭,也在同时吃完。
  他放下空碗,认认真真地在键盘上打下了两个字,谢谢,一如既往。
  这三年来,每次吃完饭,他都会跟顾先生道谢。
  关掉平台后,沈易收拾好了碗筷,就又回到电脑前坐下,打开了文档,开始写小说。
  沈易有社交恐惧症,在三年前抑郁症加重后,他就一直休学在家,在晋江网络上写起了小说。
  他的文字有些偏黑暗,但是笔下的人物却又十分向往光明,很多读者都很喜欢他的文字和故事,一晃三年,他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写手,收入足够生活。
  花了四个小时写了六千字,沈易把文章放入后台定好时间后,就关掉的电脑。
  之后,他又开始发起呆来。
  沈易一天到晚,做的最多的就是发呆,他是不自觉地发呆,脑子总是昏昏沉沉,偶尔耳鸣严重时,他会无意间抓挠自己,往往回过神来,手臂上就多了不少抓痕。
  上药,发呆。
  发呆,上药。
  如此循环。
  今天有点例外,在沈易发呆不到半个小时后,隔壁就传来一阵声响,有搬动重物的声音,有说话交谈的声音,甚至还有几声狗叫声。
  沈易住的这一层,自从两年前邻居搬走后,住户就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非常安静,这会儿这些嘈杂的声响,大概是因为隔壁搬来了一个新住户。
  嘈杂的声响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小时,就又恢复了安静。
  沈易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快要五点,终于从位置上站起来,慢慢走出了房间,客厅的窗帘没拉,这会的夕阳照进来,有淡淡的暖色。
  他抬手遮住眼睛,好半天,等到眼睛适应光线后,才放下来,又准备去给自己倒杯水喝。
  他刚走了几步,就在这时,已经很久没有任何用处的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沈易听着响起的门铃,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直到门铃响起第三次,他才踩着拖鞋,慢吞吞走去门口,打开了门。
第02章 
  沈易没有看猫眼的习惯,如果在开门前先从猫眼看了下来人的话,他肯定不会开门的。
  来人是他的弟弟,沈文杰,不过是同父异母的。
  沈易是个私生子,而他的母亲,是个第三者,也是个傻女人。
  沈易的母亲在十八岁时遇上沈氏公子沈姜,不知对方早已有家室,就以为他们是真心相爱,从此一心一意投入爱河。
  哪知沈姜向来风流,只不过是贪恋她的美色,将她当做自己后宫三千中的一人,浓情蜜意几个月后,就玩腻了,将她忘的彻底,可是那时,她却已经怀了孕,还傻傻以为爱人还会回来。
  顶着一个大肚子,她每天都还做着王子会回来迎娶自己的美梦,甜可可可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在二十几年前,哪里能过得好好的?
  因为未婚先孕,村里的人将她当做放荡之人,个个都在背后嚼舌根说她,甚至包括了他们一家,一出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满脸嘲讽和鄙夷。
  但她始终记得沈姜随口一句会娶她的承诺,最后硬是抗下所有冷眼和嘲讽,生下了沈易。
  沈易十二岁时,她终于找到了沈姜,但那时,对方早已忘了她是谁,而她也终于知道,自己做了第三者,自己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是在骗她的。
  可她那时早已没法回头,她爱沈姜爱了十几年,到头来却发现什么都是假的,愤恨过后,她又爱上沈姜的钱,她想要过上好的生活,所以就拿沈易当做筹码,硬生生想要挤进去沈家。
  但沈家哪是她能随便进的?
  她不仅被沈夫人狠狠羞辱了一把,最令她心痛的,还是沈姜看她犹如陌生人的态度。
  不过沈家还是看在沈易确实是沈姜儿子的份上,给了她一笔养育钱,安置好了她们母子。
  沈易的母亲没能如愿进-入沈家,便将怒火发泄在了沈易身上,沈易出生的时候还未足月,身体又不太好,小时候经常生病,打多了激素,导致他过于肥胖。
  于是沈易的母亲在每每打骂他的时候,都怪他太胖、太丑,才害她没法进沈家,打完骂完,还会不让沈易吃饭。
  而沈易去学校后,也遭受校园暴力,他被孤立,被嘲讽,被殴打,同学骂他死胖子,说他是没人要的孩子,屡次欺负他。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年。
  直到沈易的母亲患病去世,沈姜将他接回本宅,又转了学校,才终于停止。
  可是那样的成长环境,早就已经给沈易心里带来了极深的影响,他不仅患上了抑郁症,同时也因为一直在心理暗示自己不能胖,患上了厌食症。
  回到沈家,他仍是记得母亲告诉他的,不能多吃,于是每顿只吃一点点,并且有点饱腹感,就开始吐。
  沈夫人本来就不喜欢他,看到他这样,更是厌恶无比。
  而沈姜也把他当做自己的黑历史,根本不在乎他,这样一来,沈易的病情就越发严重了。
  在沈家的第二年,沈易自杀了。
  只是他自杀未遂,被发现了,又及时送了医院,给救了回来。
  沈易昏迷了三天,醒来时,就看见外婆坐在病床前,通红着眼,满脸慈爱地看着他。
  之后,沈易搬出了沈家,跟外婆住在一起。
  沈文杰摘下墨镜,看着眼前自己名义上的哥哥,皱眉说道:“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幅样子。”
  沈文杰不太喜欢沈易,他一直都觉得沈易阴沉,孤僻,很难相处,还不会好好活着,自暴自弃地令人厌恶,要是和他走得太近,也会被拖进黑暗里,挣脱不出。
  沈易脑筋转的有点慢,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面无表情问道:“你,来做什么?”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显得很是干哑,又有些轻,模糊不清的。
  沈文杰眉头皱的更紧,他说:“奶奶今天七十岁寿辰,爸爸让我来带你回去给她祝寿。”
  沈易拒绝道:“……我,不会,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