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每天都在装成模范夫夫+番外 作者:第五熙(上)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打脸 随身空间 都市异闻
文案:
CP:人怂话狠多的纯情猫妖受×很苏很会撩的腹黑影帝攻
《号外!任影帝与文宇飞携手现身民政局,俩人坦然承认结婚事实!》
文宇飞阅读着娱乐头条新闻,发现任影帝的女友粉像疯了一样在评论里对他谩骂诅咒。
切,那是本少爷以身体为代价(划掉)凭本事赚来的老公,绝对不会被你们骂骂就退缩!
再说,他爸逼他和任影帝假结婚,说离婚可是违反族规,会被打回原形的。
文宇飞动动手,也留下一条评论:姓任的除了长得好,还有其他优点?我看他很快就会被文宇飞先甩掉!
任影帝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你要甩掉我?”
“啊?”文宇飞吓掉了手中的手机,然后秒怂的来了一个三连否认,“没有!不是!不可能!”
任影帝:“你这张嘴就是不老实,还是你的身体比较诚实。”
文宇飞抖了一抖,大哥,咱俩是假结婚,你撩我干嘛?!
********
食用指南——
1.攻是人类,受是可以变成人形的妖族,1V1,HE。
2.这是一个不小心假戏真做的故事,而且为了剧情需要,会有一些私设。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宇飞,任少衍 ┃ 配角:白蒙蒙,苏瑞,江斯杰,陈铮等等 ┃ 其它:猫妖受,腹黑攻,秀恩爱,模范夫夫,假戏真做,先婚后爱,第五熙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文宇飞作为一只猫妖,在意外跟作为人类的任少衍发生关系之后,而不得不有目的姓的选择跟他结婚。这期间他虽然很努力的隐瞒着自己身为猫妖的事实,但是耐不住对方的主动撩拨和热情追求,最终还是忍不住沦陷在对方的宠溺和深情当中……本文以轻松欢快的基调,生动诙谐地描写了一对无时不刻都在秀恩爱的模范夫夫,在一起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的事件以后,终于互通心意的温馨故事。
                                                                              
第1章 新婚伊始
  早上醒来一睁开眼,发现身边正躺着时下最当红的年轻影帝任少衍,并且还清楚的看到这位任大少的睡颜时,文宇飞简直就像是见鬼似的受到了惊吓。
  然后在本能的想要跟这个极具威胁的男人拉开身体距离的情况下,惊慌失措起来的文宇飞一不小心就从床上滚了下去。
  接着后脑勺狠狠的砸到地板上时,他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就在昨天,自己特么已经跟这个男人结、婚、了!
  天知道,连他自己简直都不敢相信这种事情,更别说那些彻底被炸翻了天的娱乐媒体。
  他完全可以预见到,未来一段时间以内,各大娱乐媒体的头条都是在说他跟任少衍突然结婚的事情。
  毕竟在他们对媒体宣布结婚之前,文宇飞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绯闻对象,却是完全跟任少衍沾不上一丁点关系。
  当然,最主要的是,任少衍是个零绯闻的低调影帝,因此两人在这之前是真的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往来。
  要说唯一存在的关联,那就是任少衍所属的经纪公司,是文宇飞他的父亲一手创建起来的业界巨头之一。
  正是有着这一层比较微妙的关联,才会导致那些好奇他们这桩婚姻的吃瓜群众有了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大致总结来说,都是认为一定是文宇飞仗着自己是任少衍东家太子爷的身份,逼迫任少衍跟他结婚。
  谁知道,其实他才是被威胁逼迫的那一方,尽管这是被自己的父亲给逼迫的。
  一想到这里,文宇飞正忍不住开始感到愤愤不平时,突然听到一声低沉姓感的嗓音:“你觉得睡在地板上比较舒服是么?”
  听到这个声音,文宇飞有些狼狈的赶紧从地板上爬起身,然后在看向床上的时候,果然就发现任少衍用手臂撑着头部躺在床上,一脸从容的看着他。
  “都怪这、这床太小了,简直不能睡,本少爷今天就要去换张更大的床才行!”
  文宇飞生怕被任少衍看出自己的紧张和窘迫,便故意这样大声的开口说话,借此来掩饰自己面对着任少衍所产生的尴尬情绪。
  “那我陪你去买。”任少衍倒也不在乎文宇飞这样扯着嗓子的说话态度,而是气定神闲的回应了这么一句。
  “不用了!再说你明天不是就要进剧组拍新片了么?今天就好好休息算了。”文宇飞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便只好这般尬聊。
  任少衍没料到文宇飞居然还特地去查了自己的工作行程,当下就有点欣慰的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还是个这么体贴的对象,看来跟你结这个婚也不算太亏。”
  “你本来就不亏!”文宇飞连忙就特地加重语气申明了这一点,亏大了的人明明是他!
  其实在这之前,任少衍早就听说过关于文宇飞的各种流言绯闻,而且因为这其中的一些内容实在太过限制级,所以这让他一直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位太子爷就是个人渣。
  特别是两人意外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亲眼看到了文宇飞在床上那种热情主动的勾引态度,更是觉得这位太子爷果然如同传闻中那样,是个经验丰富的床高手。
  当然,在跟文宇飞发生过关系之后,快活了一场的任少衍真心以为自己只不过就是文宇飞众多床对象中的一个。
  说白了,这只不过就是一场意外的发展罢了。
  可是他没想到,偏偏就是在他跟文宇飞发生关系以后,这事居然会惊动到对方的父亲。
  也就是说,他顶头的大老板并没有像以前对待文宇飞那些满天飞的谣言绯闻那般,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十分强势的直接找上门,要求他跟文宇飞结婚。
  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之前那些传闻中跟文宇飞上过床的对象都不会被那位顶头上司逼婚,唯独他就被逼婚了。
  然而想着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给力的老板在背后支持,所以在无法入睡的思考了一整晚之后,他出于感恩的心态,便只好答应了跟文宇飞结婚这件事情。
  反正,文宇飞的父亲也说了,只要至少维持三年的婚姻关系就足够了,三年之后,他就能选择离婚。
  于是任少衍就是带着三年后跟文宇飞离婚的想法,而走进了婚姻殿堂。
  如今跟文宇飞这般刚开始相处,任少衍倒也觉得,这位听说很难伺候的太子爷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可怕,至少他现在还没有感到有什么合不来的地方。
  “那么,”任少衍继续温和的笑道,“我能期待吃到一个爱妻早餐么?”
  “爱、爱、爱妻?!”文宇飞对于任少衍的这个用词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当场都结巴起来了。
  “嗯?有什么问题?”任少衍看到文宇飞语无伦次都快要涨红脸了,便有些疑惑的挑挑眉。
  像是憋着什么而憋了一会儿的文宇飞一个没忍住,就此大声叫道:“我才不是爱妻!明明你才是我的爱妻!”
  说完这话的他因为太过难为情,猛地就转身快步冲出了这个卧室里。
  看到文宇飞一溜烟迅速闪出这个卧室的身影,很是意外的任少衍不由得重新躺回到床上。
  然后忍不住若有所思的盯着卧室里的天花板盯了好一会之后,他突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所以……原来我才是爱妻?”
  这个时候的任少衍并不知道,夺门而出的文宇飞因太过害羞而直接来了一个百米冲刺,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到了距离他们结婚新房不足两百米的老家那里。
  因为这是市区内最高档的别墅小区,而文宇飞的父亲为了能够时刻关照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便要求他们俩必须要把新房购置在旁边。
  所以就是这样的原因,文宇飞不得不跟自己的父亲成了邻居。
  只见他刚刚火急火燎的冲进自己老家的大门,就看到以前总是喜欢跟在他身边的发小兼仆人白蒙蒙朝着他迎了过来,然后露出了十分惊讶的神色。
  “我的大少爷,您怎么可以刚结婚就回娘家?我本来正想出门过去您的新房那边,为您跟任先生准备早餐来着。”
  “回娘家?!”文宇飞忍不住青筋一跳,“回你妹的娘家!快说,我老爸在不在家?!”
  “老爷正在餐厅那边吃早餐。”白蒙蒙倒也没有拐弯抹角,立刻就先老实的回答了文宇飞的问题。
  文宇飞闻言,马上就熟门熟路的直接朝着餐厅那边快步走了过去。
  而一脸不在状况的白蒙蒙看着文宇飞怒气冲冲远去的背影,心下也是忍不住感到无奈,看来他的这位大少爷的新婚洞房夜可能过得不太协调。
  要不,他还是去给那位任先生好好准备一下什么壮阳的补品比较妥当,以免对方要是无法满足他家这位大少爷的话,那还真是委屈他家大少爷了。
  不知道白蒙蒙心里正在揣度着这些事情的文宇飞快步走到餐厅那边时,就看到自己的父亲跟母亲正在十分恩爱和谐的吃着早餐。
  “小飞,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就跑回来了?!”文宇飞的母亲程曼容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满脸写着不爽走进来,连忙就放下了手中拿着的刀叉。
  接着她在确定只有文宇飞一个人的身影进入这个餐厅之后,就又忍不住好奇的追问起来:“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
  言下之意很明显,她以为任少衍也会跟着文宇飞一起过来跟他们打声招呼。
  “我是一个人出去住的,回来的话,自然也是一个人回来!”文宇飞先是极为不满的回应了这些话,然后再直接看向自己的父亲,坦言道,“爸,我跟他真的没办法一起生活,我要跟他离婚!”
  这话一出口,程曼容还没来得及出声制止自己的儿子这般冲动,就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丈夫忽然很用力的放下了自己手中拿着的叉子。
  “这是你自己闯出来的祸!”
  文宇飞的父亲,也就是现在娱乐圈里非常有名的幕后大佬文昊,只见他怒目圆瞪的直视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语气显得愈加不客气起来。
  “你昨天才刚结婚,今天一大早直接跑回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说要离婚!你这是想让我们文家成为一个笑柄?!”
  “老公,您消消气,小飞他就是还不够懂事,别这么计较他了。”程曼容说到底还是比较宠着自己的孩子,这会赶忙就在一旁劝说起来了,以防自己的宝贝儿子会把自己亲爱的丈夫给真正惹怒了。
  “容容,你继续吃早餐,先别替这小子说话。”文昊先是放缓语气对自己的妻子说了这么一句,接着才重新看向自己的儿子,怒道,“你这臭小子先跟我到书房来!”
  说完这些话,文昊也不给他们母子出声做出反应的机会,果断的就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然后带头快速的走向了书房那里。
  “小飞,你千万别那么冲动乱说话,知道不?”程曼容显然无法违抗自己的丈夫所说的那些话,便只好这般交代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只是文宇飞全然不把自己母亲的提醒当回事,马上就配合的跟着自己的父亲的脚步,直奔书房那里。
  紧接着一进入书房,文昊就毫不迟疑的摆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要不是你第一次进入发情期就把无辜的任少衍卷入其中,我至于逼他跟你结婚?!”
  “爸……当时那种情况,我、我也不想找上他的啊!”
  如果事情能够重来的话,让他提前知道自己那天会突然第一次进入发情期,那他肯定不会跑出去玩,绝对会乖乖躲在家里面。
  “容容明明就提前告诉过你,说你最近这段时间可能就会迎来人生第一次发情期,叫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千万不要惹出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