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念念有时+番外 作者:鹿角湾湾

更新时间:2020-07-03 标签: 校园 甜文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本文文案:
  廖时叙长得好,学习好,偏偏身体不好,是个病怏怏的菜j-i。
  三不五时招惹小姑娘上门来要联系方式,他招架不过,只会说“没手机”,“不想给”,“借过!”
  某天,他遇到隔壁学校几个小太妹,一言不合就被人家围追堵截掀翻在地。
  问清掐着腰晃晃悠悠走过来,嘴里的冰棍咬得嘎嘣响。
  问清:“廖时叙,你怎么可以打女人?”
  廖时叙:“我没打,是她说要j_iao朋友。”
  问清看着那几个女生,笑得一脸ch.un风和煦:“哦,j_iao朋友?姐妹,这个朋友现在是我的,等什么时候我和他绝j_iao了,你再来!”
  ps:
  1.青梅竹马,双向暗恋
  2.闷S_āo学霸vs直爽少女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时叙,问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青梅竹马,双向暗恋
 
 
第1章 
  盛夏,午后。屋里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屋外,yá-ng光斜着照进玻璃窗。
  屋里的座机响了好几声,廖时叙闭着眼睛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下床一个踉跄,还好扶住床头才没摔过去。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七月正是夏季正热的时候,电话那头,徐渡的嗓音也不免暴躁。
  “午睡。”廖时叙一手扶住额头。睡了一觉,依然头重脚轻。为了能好好休息,他关了手机,但是忘了拔电话线。
  徐渡吁了一口气,说:“下午游泳去。今年夏天也太热了,再不去游水,我会变成一条鱼干。”
  “我中暑了,不去。”
  “中暑了?”对方顿了一下,又说,“那更要去。天这么热,水冲一下,什么毛病都好了。”
  “不去,我挂了。”他感觉浑身没力气,只想再躺回床上去。
  “诶诶诶,你等一下,明天填志愿,你真的填的庆南一中吗?我妈说庆南一中今年分数线肯定会暴涨,很悬的。班主任给我妈来电话,如果填六中,奖学金不说,答应让我进最好的班,我拿不定主意。那什么,你真填南一?”
  “嗯,南一。”
  “哇——廖时叙总是如此的自信,我……”
  “挂了。”时叙不想听徐渡一张嘴叭叭叭叭个不停,尤其这会儿,他头晕得厉害,实在没耐心听他讲些没营养的话。初中三年,他和徐渡关系最好,但是徐渡太喜欢说话了,下课说,上课嘴也不闲着,经常被老师点名,连累他一起罚站。
  关于南一中今年分数线暴涨的传闻,他爸也提过一嘴,不过依旧让他把南一填为一志愿。按照估分的情况,他进南一中不成问题。六中是他和徐渡的母校,教学质量还不错,但是和庆南一中比的话,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至于徐渡,成绩在年级前60名,进南一中的话有点悬,但也不是不可能,在平时的成绩上多拿个十来分。如果求稳,当然六中最保险。
  不过,这样一来,他俩铁定是要分开。这么一想,竟然有些后悔那么C_ào率地挂了徐渡的电话。
  家里除了他没别人,电话一挂,窗外的蝉声便显得格外聒噪,同样聒噪的还有楼下时不时一下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滴滴”两声,他把空调关了。
  廖时叙着实怕热,但老这么在空调屋里待着也不是个办法。他琢磨着,等明天填完志愿,还是得和徐渡出去玩,要真上了不同的高中,聚在一起的机会应该不多。
  爷爷家住医院家属院,老房子楼层低,楼下院子里什么声都能传进来。他端过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楼下突然“哐当”一声响,伴着一个女孩子的一声惊呼。他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半扇,热空气迎头笼罩过来,让他出现一秒的眩晕,随后他探头往楼下院子里看。
  问清一手撑地,一手拽住将倒未倒的自行车。学车就不应该用新车,害得她生怕把车撞坏,根本没办法放开了骑。刚刚在跌倒之前,她先跳下车,车倒是没摔到,她在地上生生地劈出个一字马,腿筋绷得生疼,疼得她立马包起两包泪花,仰头倒吸两口气,顺便把眼泪往回收。
  目光对上三楼窗户边站着的人,问清呼出一口气,把自己龇牙咧嘴的表情收了收,尴尬地朝对方笑了笑。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廖时叙眉头蹙了蹙,提高嗓音,干巴巴地朝问清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还好。”她把自行车先放开,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沾的灰尘。摔过之后,胆子也放大了,她改了之前一重心不稳就刹车的毛病,在院子里歪歪扭扭地骑了几圈,虽然还不算稳当,但好歹是学会了。
  廖时叙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yá-ng光最烈的正午过去了,但盛夏里,哪怕是太yá-ng落山气温也不低,更何况下午三点钟。不过看那女孩子的小麦肤色,大概是常常在太yá-ng底下跑。
  填志愿到录取通知书送上门,一切顺利。拿到通知书,妈妈秦眉打电话来,晚上去外面吃。
  廖时叙爸妈工作忙,一家人能聚到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尤其暑假,秦眉在医院倒还好,但是在教育部门工作的廖爸爸却正是忙的时候,一个暑假,廖时叙也没见到他爸几回。
  为了照顾老人家的口味,选了中餐厅。包厢里,一家人边吃边聊。说起通知书,爷爷问秦眉:“小问她女儿的通知书来了没?”
  “应该来了吧,今天太忙,没见着面,我没顾得上问。廖俊说问琳的女儿成绩还行,进南一中问题不大。虽说今年传的分数线要涨,这不是没涨多少么。”
  “现在孩子读书也困难,别说没涨多少,哪怕差一分,这一分的赞助费都高的吓人,更何况想j_iao赞助费进南一中的人也是挤破头,要是不想点办法,想j_iao赞助费都没名额。”n_ain_ai放下筷子,拿过旁边的果汁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