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糖奴 作者:疏雨清舟(上)

更新时间:2020-07-11 标签: 情有独钟 校园 花季雨季
文案
这是一个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
十六岁的蒋荻在情人节这天送出了自己的初吻,地点在马路上,对象不知道,因为那个男生跑了,只留下个模糊的背影,自此蒋荻对男生的背影产生了y-in影也多了些关注,隐隐的盼望着有朝一r.ì把那个撞人亲人的混蛋揪出来,直到认识了自己的新同学邱沐…
 
蒋荻:是的了!我吃那朵白莲花的醋,酸意滔天!
邱沐:你想多了。
 
蒋荻:搞什么!我竟然还得吃一只破猫的醋,岂有此理!
邱沐:你真可爱。
 
 
蒋荻:我多大来着?法定结婚年龄是多少来着?我什么时候毕业来着?
邱沐:嫁给我,不管什么时候!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荻,邱沐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嫁给我,不管什么时候!
 
立意:从校服到婚纱
 
    
    第1章 路吻 
 
  寒风冷冽,这北方的冬天果然名不虚传,ch.un节已过,可半点ch.un天的影子也没见。
  蒋荻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两只手牢牢的揣在口袋里,像个球,巴掌大的小脸只留了中间一溜露在外面,鼻头冻得红扑扑,嘴里含着颗n_ai糖,脸侧垂着耳机线。
  李妍已经缠着她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天都黑了,她的耳朵几乎半失聪了。
  身边走过一对说笑着的男女,一股甘甜的花香随着清冽的空气沁入蒋荻的鼻腔,她回头看了一眼,一大束艳丽的红玫瑰撞入眼中,女生一手抱着花一手挽着男生的胳膊。
  大概红玫瑰就是为麻醉女人的心房而生的,尤其在今天这个特殊的节r.ì,蒋荻不由得发出一声极轻的赞叹,“哇…”。
  这声轻叹蒋荻自己都没听清,电话那头一直不停絮叨的李妍却听见了,她顿了下,怒喊道:“小荻,你是不是没在听我说话?”
  蒋荻瞬间回神,起了一身j-i皮疙瘩,耳朵嗡嗡作响,一把拽下左边的耳机,“你喊什么,吓我一跳”。
  李妍继续大喊,“你在干什么?”。
  “别喊别喊,乖宝宝”,蒋荻捂着右耳,继续往前走。
  一声乖宝宝似乎是起到了安抚作用,李妍的声音低了下来,却又带上了哭腔,“小荻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是不是,是不是,呜…,我怎么那么悲惨,刚被臭男人抛弃,又被好朋友嫌弃,呜呜呜…”。
  蒋荻站定在路口等红灯,简直哭笑不得,继续哄道:“嫌什么弃,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真的吗?”,那头李妍贱唧唧的问。
  “当然”。
  “那你刚才在干吗,我听见你哇了一声”。
  蒋荻把手捂在嘴上哈了哈气,感觉嘴唇都冻木了,穿堂风吹得睁不开眼,“没什么,就感叹一下这里的冬天真冷啊”。
  她自然不能说实话,要是把刚才那郎情妾意浪漫甜蜜的一幕说出来,李妍的泪水和口水非得顺着电话线流进她耳朵里不可,谁叫李同学赶在今天失恋呢,平r.ì大失小失的,就没消停过,但赶在情人节当天失恋还是头一次。
  “是吗?那么冷啊”,李妍好像突然间转移了注意力。
  蒋荻倒没觉得意外,瞟了眼红灯计数,还有十秒钟,“恩,你想象不到的冷”,说着捏了捏冻红的鼻头。
  李妍啧了一声,“好可怕,要不你回来吧”。
  ch.un节刚过,路上比较清静,绿灯亮起,她往两边看了看,只有一辆私家车规矩的停在斑马线后,她抬腿过马路,低着头贴近耳机回应李妍的话,“我倒是想啊,但不是我能…”。
  话还没说完,蒋荻余光瞟到一抹亮黄色,在萧肃的冬r.ì分外醒目,似乎还有一股冷风随之刺到了她右脸上,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耳畔稀里哗啦,一阵嗡鸣…
  短暂的空白过后,她意识到自己是后脑勺着地了。
  被什么撞到了。
  心跳快的要死,撞击着胸腔。
  身上没有明显痛感。
  但是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身上沉沉的,脑后软软的,脸上软软的,嘴上也软软的,还…热乎乎的…吹着气儿。
  蒋荻猛然睁开眼,不禁一颤,嘴里的n_ai糖“咕噜”咽了下去。
  对上的是一双黑亮的眼睛,缀着点点清光。
  那眼睛离她很近很近,近到差一点就无法聚焦,近到蒋荻的视野里只有这双眼睛。
  寒冷的冬夜里,朦胧的灯光下,两双眼睛同时惊恐的盯着对方。
  蒋荻发现那双眼睛里似乎还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惨遭惊吓的大脑彻底罢工了,估计对方也一样,就这么互相瞪着,谁都没动。
  停着等红灯的女车主摇下车窗,作为目睹整个“j_iao通事故”的当事人,望着现在吻在一起的少男少女,男孩还下意识把手垫在了女孩脑后,她少女心泛滥的不要不要的。
  骑自行车的男孩闯红灯,撞上了正低头过马路的女孩,原本她坐在车里看得胆战心惊,但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场景,虽然确实是歪打正着,但看着还是有些浪漫的呢。
  正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缓缓的停在了两个人身后,并按了一声喇叭。
  蒋荻看到这双明亮好看的眼睛骤然紧缩,一声低低的“对不起”拂过耳膜,随即她感觉身上一轻,冬r.ì的寒气立刻侵袭上来。
  在蒋荻反应过来之前,她只模糊的看到一个高挑的男生背影,快速抄起摔在便道上的黄色山地车,长腿一抬,风驰电掣般的骑走了,有种仓皇逃跑的感觉。